速卖通回复的时间要求

2022.04.28

617

mfshop 提供专业速卖通回复的时间要求资讯,平台拥有众多速卖通回复的时间要求词分析师,帮助您解决您的问题,有任何疑问:速卖通回复的时间要求均可点击右侧客服进行咨询,我们为您提供一站式速卖通回复的时间要求服务,感谢您的访问!

《澎湃新闻》记者吴怡

在距离上海徐汇区、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徐汇院区不到1公里的老区,有一个名为“医生宿”的短租住房,这里经常能看到很多患者拿着病历往返于小区和医院之间。 他们被称为抗癌“沪漂”。

小颜的父母住在这里。 她母亲患有乳腺癌,今年53岁,是千里迢迢从上海来上海求医的众多癌症患者之一,父亲陪伴着医生。 今年年初,他们来到上海,计划半年完成六次化疗,一年完成靶向治疗。 但是疫情暴发,一切都充满变数。

针对疫情期间市民群众医疗需求保障问题,4月15日,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一级巡视员吴干渝在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要求各级公立医院原则上不停歇,急救、发热门诊等重点科室要全力保障开放。 急诊患者需要立即紧急处理的,医疗机构以等待核酸检测结果为由拒绝,不得拖延治疗。

在这场疫情中,很遗憾,小颜的妈妈成了新冠感染者; 幸运的是,在各方面的帮助下,小颜妈妈进行了留置管理,还进行了方舱医院隔离治疗。 目前情况还不错。

“希望疫情早点结束,一切恢复正常。 ”小颜说。

来沪求医

“乳腺癌”2017年,小颜从母亲嘴里得知她的病情,第一次觉得癌症离自己这么近,离这个家这么近。 从那以后,家人走上了抗癌的道路。

当时妈妈接受了化疗,效果良好,身体也好转了。 没想到2021年底,妈妈去复查的时候,有人告诉我病情复发了。 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今年1月,小颜的父亲陪着母亲从安徽来到上海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医院提出了治疗方案。 患者共需要化疗6次,预计持续到5、6月,靶向治疗需要1年。 这意味着明年3、4月可以完全结束所有疗程。

小颜是家里的独生女,去年研究生毕业,来上海工作。 为了接近公司,我和大学同学一起在浦东租了房子。

父母为了看医生,租用了浦西的徐汇区。 这里的“医生旅馆”离医院很近,看病方便,刚需,价格昂贵,但还不能满足需求。 3月,妈妈刚结束第三次化疗。

没想到,突然的瘟疫袭击了上海。 3月15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发布公告,立即暂停徐汇院区门诊医疗服务。

3月17日,有网友在上海微信公众号留言区反映,很多住在肿瘤医院附近的癌症患者,小区关闭,医院停课,治疗困难。

上海表示:“相关部门在肿瘤医院周边封闭区域安置需要化疗的患者,到大华医院进行留置管理。 大华医院的护士在肿瘤医院接受过严格的培训,肿瘤医院将积极与她们对接,随时提供帮助。”

次日,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邬惊雷介绍,针对居住区肿瘤患者治疗的相关诉求,立即联系肿瘤医院,及时将患者安排到区域医院,肿瘤医院提供技术支持。

出乎意料的是,随着疫情布局的变化,上海市于3月28日以黄浦江为界开展核酸筛查,并分时段实施封杀。 黄浦江把浦东和浦西分开,把小脸和父母分开得很短。

这一天,小颜的母亲做了一次留置管理。 经外周静脉进入中心静脉置管(PICC )被称为肿瘤化疗患者的生命线,利用PICC可以向血流量大、流速快的中心静脉注入药物输液,减轻反复穿刺给化疗患者带来的痛苦。 一般来说,患者在治疗间隙至少每7天进行导管维护。

4月5日,小颜的妈妈打了核酸检测。 我打算拿着核酸报告再做一次留置维护。 没想到,4月6日,她被通知核酸结果异常,需要研究后再进行运输。

被困的癌症患者只能站在窗前,隔着马路,凝视着医院,等待下一步的安排。 离医院只有几百米的地方,有点“远”了。

小颜的日常:工作、抢菜、为母亲求助

由于关闭,浦东和浦西之间的人员不能流通。 父母来上海求医,人生不熟。 在浦东的小颜每天都在网上工作,除了与抗疫合作制造核酸外,还在父母网上抢菜讨药。

时间不够,她希望自己有三只胳膊,“每天差不多100个闹钟,提醒自己很多事情,一个也不敢掉。 ”

早上五六点,她起床抢蔬菜。 空荡荡的厨房里,没有油盐酱醋什么的。 小区里蔬菜和米面等物资也陆续送来,但关闭时间长了也不够。 她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父母。

蔬菜和药物一上线,小颜就联系上了外卖员和跑腿的哥哥,送到父母借的小区。 “我和他们过河,我见不到他们。 我也去不了。 我什么也做不了。 ”

幸运的是,她能顺利购物,很多跑步者的哥哥都会帮助她。 她买的东西重也不多,一般的运行费用在50元左右,特殊时期花更多的钱也是可以理解的。

从早到晚,小颜打各种电话差点被“淹没”,其间上班和上司开会。 生活、工作压力就像“头顶的山”,总是压着她喘不过气来。

在父母面前,她认真地收敛了自己的负面感情,继续安慰说:“没关系,我会熬过去的,过一会儿就好了。”

转运前,母亲核酸异常,父亲无处可去。 在同一屋檐下,他们只戴24小时口罩,同一时间不用厕所。 小颜买了很多消毒水和酒精,让父母每天做消毒处理。

因为担心父母的情况,每天早上7点,小颜一定会在微信群里打招呼。 如果有一段时间父母没有回复,她也会吓得半死。 “我害怕他们会遇到什么问题。 ’父母没有发烧,这让她很高兴。

其实,抢了父母的菜后,她自己抢不到菜,但每次父母问,她都说:“菜很多,别担心。”

心情太急躁了,小颜吃不好,睡不好。 “自己不能做饭也没关系。 总之什么也吃不了。 ”一个多星期,她瘦了十斤,再也不敢坐体重计了。

“我不想失去妈妈”

4月11日,小颜妈妈PICC导管固定胶带脱落,伤口疼痛发炎,出现紧急情况。 此时距离上次气管留置维护已经过了14天。

“管子伸向静脉。 如果放任管路逾期不维护,会引起很大的感染风险。 这是我们最着急的一点。 ”疲惫的脸求助。 “我不想失去妈妈! ”

她打了所有的电话,继续打电话询问情况。 父母在小区所在街道和社区租用了解后,积极沟通协调,帮助他们做报告,寻求医疗援助。 得知患者出现炎症症状,发送了抗炎药。

脆弱的抗癌患者和家人拥抱取暖。 小颜进入上海抗疫肿瘤患者互助小组,关注其他患者的进展。

小组中,志愿者们总结了详细的《上海抗疫期间肿瘤患者就诊指南》,并注明了可化疗的医院途径和就诊要求。 多位肿瘤医学专家入组进行义诊问答,帮助患者消除混乱。

在大家的努力下,事情一点一点地在进行着。 4月12日,小颜的母亲再次打核酸检测,被告知有结果后可以移送医院进行留置管理。 14日,核酸结果出来,呈阳性。

15日下午3点,母亲接到电话,告诉患者可以先准备好等待转运。 因病情原因,安排患者先留置和维护,再进入方舱医院隔离治疗。

当天晚上9点多,小颜的妈妈拿着行李箱,跟着车去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留置管理,上午12点搬到西岸艺术中心的方舱医院。

西岸艺术中心是上海的艺术地标之一,现已“变身”角室医院,为抵御疫情,分为a馆和b馆。 客舱内有多张床,没有隔板。 为了满足患者的生活需要,方舱备有眼罩、耳塞、洗漱用品等。

看到母亲被安置,脸虽然放心了,但不免担心。 妈妈还处于化疗阶段,所以身体很弱,能走,但走不了多远。 另外,还有睡眠障碍,晚上容易睡不着,所以需要吃抗焦虑药。 我现在已经吃完药了。

4月16日,小颜的父母租下小区所在的街道了解情况后,拿到母亲的病历,尝试开药送到方舱。 下次留置导管的维护安排还没有确定。

“只能往前一步看。 我希望妈妈早点背阴回来,希望疫情早点结束,一切都恢复正常。 ”小颜说。

这几天,小颜终于可以从忙碌的生活中抽出身体休息一下了。 在家养猫,可以逗猫缓解压力。 她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乐观、坚强、笑着的女孩。

窗外,气温逐渐上升,上海的天气很快就要入夏了,但这个城市的人们还在各自坚守,应对这场“硬仗”。

最近,上海的疫情也发出了积极的信号。 方舱治疗患者能力持续增强,新增感染者减少,出院人数增加……再加把劲,曙光就在眼前。

(正文的小脸是假名) ) ) ) )。

责任编辑:蒋子文图片编辑:蒋立冬

联系电话 400-6065-301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