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卖通2020减免

2022.04.28

899

mfshop 提供专业速卖通2020减免资讯,平台拥有众多速卖通2020减免词分析师,帮助您解决您的问题,有任何疑问:速卖通2020减免均可点击右侧客服进行咨询,我们为您提供一站式速卖通2020减免服务,感谢您的访问!

这是来自上海小微型实体零售商的真实声音——

“新冠灾祸两年多来,我关了很多店,进了套房。 最近已经没有颗粒了。 ”

“一个月就没有订单了。 公司账上只剩下几千元了。 但是房东催我赶紧还债。 ”

上海是中国商业氛围最浓厚的城市,公司总额居全国前列,是名副其实的“消费第一城市”,背后有成千上万实体零售商的贡献。 但由于奥密克戎疫情暴发,疫情形势十分严峻,实体商业必然受到冲击。 与此同时,上海土地狭小、房租和劳动力成本高、“出不来”给实体零售商带来了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第一财经采访了来自时尚潮流、珠宝定制、餐饮、家居建材、汽车维修五大行业的中小企业老板,倾听他们的困境和期待。

潮牌店单月租金人工成本超80万

巨鹿路和武康路是上海经常情况良好的两条道路。

这里,墙面斑驳的老洋房被郁郁葱葱的梧桐覆盖,临街咖啡馆的设计总是很有品味,潮流购物店的空间装饰堪比艺术展,轻轻一按快门,就能得到杂志封面般质感的宽敞。 这里商业与人文、复古与时尚相融合,不仅是上海的网红打卡点,全国各地的红人都来这里“血拼”,娱乐明星也开店。

从事流行品牌商务多年的Gavin,在巨鹿路和武康路各有时尚购买店,代理来自瑞士、韩国、日本的许多时尚潮流品牌。 与综艺《潮流合伙人》的店铺相似,Gavin两家店铺空间宽敞,设计感强,色调清新,选择大胆。 巨鹿路的店是整个洋房,但武康路有400平方米以上的独立空间。

“我的店风格鲜明,吸引了喜欢音乐、喜欢滑板的年轻朋友。 这样时髦的购物店在上海很多,共同奠定了上海时尚icon的地位。 ”但Gavin据第一财经报道,这类时尚类实体零售店目前处境非常糟糕,不谈疫情影响,从去年7、8月左右开始,不少店铺走下坡路,销售额腰斩下跌,Gavin的店铺也有30%的营收下滑

据Gavin观察,疫前潮牌行业销售一直很好,2020年疫情爆发后,当年5-6月份消费回升较快,受影响不大,但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业绩非常差,也有同行已经选择退出生意“主要是新冠灾祸太长,人们的消费意愿降低。 ”

雪上加霜的是,从今年3月开始上海爆发新一轮的奥密克戎疫情,店铺暂时关门近一个月,在现金流流失入账的情况下,Gavin仍然承担着非常沉重的租金成本。 位于静安巨鹿路的店铺,房租和人工费达到50万元/月,武康路店的租金和人手为32万元/月,两家店加起来超过了80万元。

“现在最大的感受是没有底。 ”对于第一财经,Gavin表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于3月28日出台了比2020年更大的减免租金政策,但目前房东还没有通知可以减免租金。

Gavin的两家店都是向房东租赁的,业主是国有企业,2020年他曾被免于租赁。 现在他想早点收到减免租金的好消息,让他放下悬着的心。

“一般来说,零售业在5月以后会变好,但今年5月怎么样还不清楚。 消费者信心恢复并不容易。 ”Gavin认为,如果没有扶持政策,这个行业很快就会大洗牌。

作为上海另一个时尚人文地标,思南公馆一带遍布画廊、艺术展馆、珠宝定制工作室、花店等。 上海女孩凯西在思南路附近合作经营珠宝定制公司。 地址是旧洋房,她们租一楼和二楼共二楼,租金约2万元/月。

“从3月20日到现在没有一笔订单,最困难的时候公司账户上只剩下几千元的流动资金。 ”在新冠灾祸,凯西的珠宝生意停滞了,但房东不同意给她免房租。 就在几天前,房东催她赶紧付这个月的房租。

房子是私人的,凯西对第一财经说,房东的理由是自己也很难。 “房东说他也在外面租房子,成本很高”。

租国有企业的房子可以享受租金减免,租个人的房子怎么办? “我的要求并不过分。 只是希望你因为瘟疫停业多久,免除多少房租。 我希望这个政府出台统一的规定。 ”凯西说。

购物中心迟迟无免租政策落地

作为中国的“消费第一城”,上海有数量巨大的购物中心。 上海购物中心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上海3万多平方米购物中心总数达到343家。 虽然每个购物中心都包含许多中小型商户,但许多商户反映,到目前为止,购物中心的老板还没有通知他们减免租金。

金瑞经营着茶饮公司。 总部设在虹桥商务区,设有多家店铺,分布在大小购物中心。 一家店铺面积约20多平方米,每家店铺月租金达3.5万-4万元。

“购物中心的房租很贵,我们很有压力。 从3月中旬开始,商店陆续停业,现金流中断了。 现在房租还按月缴纳,全职员工的基本工资也会支付。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除企业活动的重新开工,消费者信心恢复至少需要1-2个月的时间。 ”金瑞说。

金瑞进驻的购物中心有国有企业属性的和民营企业属性的。 例如,大悦城是央企中粮旗下,金虹桥百货、近铁广场是民营企业,但目前没有减免落地租金的政策。

因为自己还被困在小区里,金瑞也没有向购物中心的业主方提出免租政策。 “解封后,我想看看其他商户是否在申诉。 这样的话,大家就会合作,要求业主方面减免。 ”

打造上海本土智能厕所品牌“隼鸟”的李海告诉第一财经,他的网上实体店入驻红星美凯龙,每月租金和人工费高达2.5万元,至今仍未获得租金减免。

“2020年新冠灾祸的时候还免了一个月的房租,但今年至今没有提到。 ”李海说,受大环境和疫情的影响,今年春节以来实体店很少收费,颗粒无收。 网上渠道受疫情防控影响,商品无法发送,现金流也中断。

在自主创业的道路上,李海已经走了十多年,瘟疫流行后,生意变得非常困难。

“我本来在红星美凯龙开了三家店,现在只剩下一家了。 本来除了上海,还扩建了南京、天津、西北四家实体店,现在全部关门了。 另外,网上开店渠道的投入成本高于实体店,在大量电商低端商品的冲击下,像我们这样的自主品牌越来越难。 ”李海说,坚持质量路线,舍不得放弃自己辛辛苦苦打造的品牌,仍然支持着。

“期待政府出台支持我们这样的国内自主品牌的政策。 希望你能尽快得到租金减免。 ”李海说。

疫情撞上销售旺季损失巨大

截至2021年底,上海汽车保有量达到500万辆,其中汽车443万辆,如此大的汽车保有量创造了巨大的汽车维修服务市场。

“目前上海全境汽配城已关闭,所有汽配无法维修。 ”。 江峰是小型汽车维修公司的老板,雇佣了4名员工,每年的房租成本为26万元。

从3月19日开始,江峰的汽配店因区域关闭而关门,但由于现金流压力较大,3月底向房东咨询了免疫期间租赁的问题,但被一口拒绝。

“业主是私人的,所以他不想减免。 我现在被困在小区里。 没有别的办法。 关闭结束后我打算再和他商量一次。 ”

请回忆2020年的瘟疫。 江峰也没有享受租金豁免,但这次的情况大不相同。 “汽配维修分为明显的淡季、旺季,一般3月、4月是旺季。 ”江峰解释说。

2020年的疫情防控时间发生在春节以后。 那时,江峰刚刚结束春节前的大盛期,进入2月的传统淡季,对对策并不十分在意。

但是,3月-4月有清明节,人们的出行需求增加,“五一”前也有很多人要保养汽车,今年上半年这个赛季可能会被水淹。 “一个月将损失约20-30万的销售额。 ”江峰说。

与汽配维修相似,许多行业有明显的淡季之分,3月-4月常被称为“小阳春天气”。 因为随着春回大地气温的上升,人们的旅游、购物、饮食需求上升,各类经济活动频繁,每到“五一”小长假,就会出现春节后的第一个消费高峰。 目前,由于奥密克戎疫情的混乱,许多薄冰期行业正在错过一年中非常重要的旺季,这是许多中小零星企业反映今年压力远远超过2020年的重要原因之一。

政策与法律护航承租人正当利益

零星企业和个体雇主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实际上,为减少疫情冲击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今年以来,中央和许多土地已经出台相关政策,要求中央企业和各级国有企业对租赁住房的服务业零星企业和个体雇主减免房租,帮助企业摆脱困境,恢复正常经营

3月28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2022年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房租减免工作的通知》。 该通知明确,各中央企业对2022年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的县级行政区域内租赁中央企业房屋的服务业零星企业和个体雇主减免当年6个月的租金,其他地区减免3个月的租金。 比起2020年疫情初期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台的类似政策,减免力度更大。

上海近日也发布了《全力抗疫情助企业促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全力支持相关行业和企业克服困难,恢复发展。 上海将房租减免范围从服务业扩大,覆盖所有行业的零星企业和个体雇主,同时鼓励大型商务楼、商场、小区等各类市场运营主体协商后,为实体经营租户适当减免房租,政府各类扶持政策自主

目前,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从2020年开始加大租金减免力度,都是对国有产权房屋的租金减免,对非国有产权房屋都鼓励建议、减免,没有硬性规定。 而且,响应政府号召的民营企业主明显不如2020年多,积极性减弱。

以经营茶饮公司的金瑞为例,他的店分布在很多购物中心,但目前无论是央企老板还是民营企业老板,房租减免政策都没有真正落地。

金瑞认为,这可能时机未到,“以前只说关门到4月5日,但现在实际情况是店铺还没有恢复,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购物中心无法判断减免多少租金”

凯西和江峰直接被私人房东拒绝免租,这可能与房东自己的问题有关,比如房东自己也面临经济困难。 但是,法律保障了承租人的正当利益。

据4月10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上海高院关于涉疫情合同纠纷案件法律适用的12个问答》,《问答5》规定,受疫情影响房屋不能正常使用,或者疫情虽未影响承租人实际占用使用房屋,但收益发生重大损害的,按公平原则适当租金

因疫情、疫情防控措施导致承租人营业收入消失或营业收入明显减少的,继续按租赁合同支付租金明显不公平,承租人要求减免租金、延长租赁期限或者延期支付租金的,当事人可以在上海市租赁调解不成,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三十三条情形的,可以根据案件实际情况,根据公平原则变更合同约定。 因疫情或疫情防控措施影响房屋不能正常使用的,承租人以此要求出租人减免一定期限内租金的,根据情况予以支持。

应回答者要求,文中人物姓名均为化名)

联系电话 400-6065-301

留言